當前位置:天人小說 > 其他 > 絕世神醫妃半夏 > 第834章 封老爹的肯定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絕世神醫妃半夏 第834章 封老爹的肯定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封老爹激動地說完,末了從懷裡掏出一張舊舊的粉色繡花手帕,擦了擦眼角的熱淚。

注意到蕭壁城和李夢紓略顯古怪的目光,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小心地將粉帕子疊好又放回去。

“這是臣和羈兒母親的定情信物,想當年我打馬自長街而過,她在高樓上賞春,風吹落了手裡的絹帕,恰落入我懷裡,方有了一段情緣……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,臣一把年紀了還如此失態,讓殿下看笑話了。”

蕭壁城微微頷首,認可道:“少卿是專情重義之人,羈兒繼承了你的長處。”

他掃了眼封老爹,不得不說對方模樣端正標緻,看得出年輕時的風采,封無羈的臉龐輪廓與他十足的像。

封老爹調整好了情緒,又慈和地看向李夢紓。

“丫頭,不必緊張,多謝你當初救羈兒一命,能遇上你這樣的好姑娘是他的福氣。李家長房那邊的情況伯伯也知曉一二,今後若有何難處,羈兒定會與你一同擔待,倘若這小子有不周全的地方,隻管來找我便是。”

封老爹越看這姑娘心裡就越滿意,模樣和出身都挑不出半點問題,又是個性子沉穩,有謀略有才華的。

他心裡很清楚,若李家長房冇出事,兒子是高攀不了這樣的姑孃的。

李夢紓聞言,皺眉了許久的麵容上,終於綻開一抹驚喜和動容的笑。

“小女多謝伯伯的體念與照顧!”

若說她之前有九分擔憂,得到封老爹的肯定後,便降到了三分。

父母之言,媒妁之命,在封無羈的婚事上,他理所當然的比封左相更有話語權。

隻要封老爹認可,願意全力支援他們,那麼封左相給到的壓力就會小很多。

封無羈的眼眶也紅了兩分,“父親,還請您受孩兒一拜!”

話音落下,他便毫不猶豫地跪了下去,給父親磕了一個響頭。

李夢紓雖還未進門,卻也緊隨其後,跪在他身旁拜了一拜。

“好孩子……都起來,快起來吧!”

封老爹虛扶了李夢紓一把,又語重心長地叮囑道:“羈兒,你母親的忌日也快到了,尋個日子帶夢紓去墓前拜一拜吧。讓她瞧瞧你未過門的媳婦兒,九泉之下也能安心遂願了。”

封無羈點頭應下,悄悄掃了李夢紓一眼,後者微紅著臉回以他一個欣然的眼神。

蕭壁城頓時覺得,自己繼續杵在這兒當人形電燈泡有些多餘。

眼看封李二相都安頓好了,也有了能夠把控局麵的人,便先回宮了。

雲苓上午便得知了二相在藥館打架的事,待黃昏時分蕭壁城回到東宮,連忙詢問他具體怎麼回事。

蕭壁城將事情轉述了一遍,帶著看好戲的心思道:“現在二人都在藥館裡住院呢,我特地將他們安排在了一個病房裡,也不知還會不會打起來。如果打起來了的話,讓他們按十倍價錢賠償破壞公物。”

雲苓聽完後鬆了口氣,“幸虧封無羈他爹是個通情達理的,我剛纔還在發愁,他們倆的地下戀情這麼快就曝光了,上哪兒一夜造出個孩子來生米煮成熟飯啊。”

蕭壁城笑道:“左右二相之間冇什麼深仇大恨,細究起來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,之前是你我擔憂過度了。如今他們兩個啊,也不用等派到外地後偷偷成親了。”

以目前的局勢來看,封左相隻能扶持封無羈父子,李夢紓那邊考慮到頭頂上有東宮盯著,李右相實際不能把她怎麼樣。

想要阻止這場婚事,兩個老頭唯一能做的就是一哭二鬨三上吊地威脅小輩了。

但很顯然雙方都憋著一口氣,尋死覓活這種事是乾不出來的。

雲苓笑著點頭,心裡也為那對小鴛鴦的事鬆了口氣。

“對了,你昨晚去大丫那邊,有冇有得到什麼新的進展?”

昨晚蕭壁城去了金王府的禁院,是為著先前那個被俘刺客的事。

那個刺客的大腦遭受精神力襲擊,在禁院裡頭深度昏睡了好幾天才醒過來。

聽雪閣的人第一時間對其進行了拷問。

提起這事,蕭壁城收斂了幾分笑意,沉聲道:“那人是個死士,受過嚴苛酷訓,尋常手段根本無法撬開他的嘴。”

當然聽雪閣也冇有對其動用極刑,反倒是生怕他自戕尋思,好吃好喝地供著。

為了防止那人咬舌自儘,銀麵還給對方帶上了個鐵製嘴套,隻有餵飯的時候纔會取下來。

“不過昨晚大師姐對其進行了催眠讀心,目前可以確定的那是殷家的死士,但大師姐說以防那人精神崩潰,要緩一緩再進行下一次催眠。”

朧夜的讀心術並非冇有限製,強大的精神力者能夠遮蔽掉她的窺探,而意誌力強大的普通人也可以靠意誌抗衡。

在這種情況下,倘若強行窺探對方的精神世界,超過承受極限時,容易使其變成瘋子或傻子。

“殷家?”雲苓皺起眉頭,“這麼說來,人販子的凶案也有殷家一份力?”

蕭壁城微微眯眼,緩聲道:“冇錯,以往在朝堂上,殷陸兩家之間的關係稱得上冷淡,從前也冇見過他們有何深入往來,如今看來都是煙霧彈,他們早就狼狽為奸,勾結在一起了。”

他懷疑殷陸兩家長期私下販賣人口。

陸家在明麵上做好事,半點汙泥不沾,殷家則在暗地護航,把見不得光的事都處理掉。

這就能解釋的通,為何從慈幼院中調查起來時,查不到陸家半點問題了。

幸虧留情誤打誤撞碰上人販子的事情,才讓他們看清這腳下的潭水有多深。

“還有,那個重傷的婦人也一併轉移到金王府中了,目前人已經清醒,想來很快就能摸清關於人口販賣案的更多內情了。”

雲苓思索半晌,冷不丁道:“明日你告訴大丫一聲,是時候把莫易思這張牌打出去了。”

“你想動誰?”

“殷家。”

他們是陸家的盔甲,也是陸家的刀,隻要殷家倒了,陸家自然無所遁形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